Chord弦酱

我是弦酱,成长中的画画的人、写作的人、学习的人,梦境&奇谈的饲主,目标美高。
交个朋友么?
青江他太美了

【然而我是这片土地的囚犯】【石青】1.狩猎

*灵感来源于之前看到的一条触目惊心的微信推送。世界观设定为一个对同性之间的爱情不欢迎的架空地点……为了保险就不用真实世界的地名了

*大概是一些意识流的短片段,希望不会太乱吧;这个设定下的故事不是全部石青相关,之后的故事无关的话也不会占tag

*渣文笔,大概会有bug,原谅我吧quq

*里面的很多设定是和无盐讨论得出的,不过也有很多改装的地方,在此感谢阿盐!!


那一天对于石切丸来说是混乱的。

往常住着勉强还算安逸的地方突然沦为了地狱般的存在。

那个早上三条家的兄弟们是被屋外的喊叫声吵醒的。”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吵啊。“实在受不了这噪声,今剑打着哈欠出了卧室,看到兄弟们已经在客厅坐着了。”看来不是太平的一天呢。“小狐丸皱起了眉。石切丸看着大家睡意朦胧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说道:“要不我出去看一下吧。”“可是……”三日月刚要反驳,石切丸就笑道:“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换了衣服的只有我一个,我就去看看外面要不要紧。”“外面乱,要当心一点。”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就是一切的开端。

出了门,关上,石切丸看到几个民 兵样子的大汉拖着几个看起来已经走不了路了的男人正在往外走。就在石切丸的身躯完整地暴露在外界空气中的十秒后,那个男人抬起头看着他喊了句:“就是他!他出来了!他也是!我告诉你们了,放了我吧……”

大汉没有放了那个男人,但是一瞬间,十余人的目光聚焦在了石切丸身上。完了。他被盯上了。虽然脑中空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带了家伙的凶神恶煞的男人们一拥而上,石切丸最后的行动是拧一下门把手确认家门是否紧锁然后头也不回地向远离家门的草坪跑去。

但是他没跑掉。

“你们凭什么这样抓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可以向政府反映……放开我!”草地上的露珠碎裂在嘴唇上,石切丸被扭过双手压制在草地上不断挣扎着。“我们还不愿意碰你呢,肮脏的罪人。这就是政府的命令,你们三条家难道还敢和上头对着干?”“这个地方不应该有你们这样的异类!”

突然间石切丸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抓,为什么外面到处在抓人了。

他们想要迫害与他们“不同”的人。

”要是你现在承认并且举报其他罪人的话,也许可以放你一马。“”仅凭别人的一面之词你们就会去抓人吗?“”宁愿多抓也不能漏。“男人的脸上是一抹不耐烦。

何等残忍,何等落后。这和中世纪有什么分别……

石切丸最终没有吐露一个字。当三条家的兄弟们觉得不对劲冲出门外查看时,晨间抓捕已经基本结束,石切丸也被押上了车。

比起身上受的伤,更让他觉得痛的是对心的贯穿。邻居慌不择路的举报、不知会去向哪里的恐惧和对“他的爱情永远不会被认可“的再认识……每一样都很正常,却每一样都刺痛人心。他石切丸凭着小心而圆滑妥当的处事方式和强大的自制力和坦然平和的内心一直在这片土地过着安宁而不受打扰的生活。

原本他是可以不这样小心翼翼,在三条家族的羽翼之下过着自由而无忧无虑的日子的。

甚至在他发现自己对男性的喜欢之后也藏得好好的,即使知道这是禁忌,他的掩盖与伪装也足以让他忘却隐藏自己的辛劳,甚至是,这个地方对同性间感情的抵触。

直到这一天。政府开始对他们出手的这一天。社区沦为地狱的这一天。长久以来模糊不清的态度与恶意被揭露的这一天。石切丸也想象不到竟然有一天政府会进行扫荡……看着手腕上绑着的麻绳,他想着现在姑且只能保持沉默,观望局势,等待机会了吧。

但是,到底是什么时候露出了马脚呢?石切丸自己也不知道。大概之后会想到的吧。不过既然连自己都不知道,说不定只是邻居的胡乱猜测呢?如果仅仅是嫌疑的话说不定有逃脱的可能。毕竟他这么担心只是因为邻居”正好猜中“了啊。对,就是这样。一定是猜测。

希望家里的兄弟们不要卷入风波。

满载了”罪人“的车开了很久才停下,这让石切丸感到有些不安。开了这么久,肯定到郊区了吧。如果不是在城市里的话……事情就麻烦很多了。


小小的房间里关了三十来个人。房门紧锁,外面是巡逻着的民兵。

“石切丸先生。”突然角落里传来一个声音,呼唤着石切丸。他回过头一看,躲在几个人背后的是一位留着金色长发的少年,海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秀气的五官、带着荷叶边的袖口和女款的服饰让他乍一看像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要不是石切丸知道这是粟田口家藤四郎兄弟中的乱藤四郎,他可能会被“挤满了男人的房间里竟然混入了一个女孩子”这样的事情吓一跳。

等等……这孩子还这么小,为什么会被抓过来?若是取向的缘故的话,这个年龄暴露的可能性太小了,孩子估计连什么是喜欢都还搞不明白吧。他们家的大哥一期一振对自家弟弟的保护应该也是很周全的。况且乱他……

“乱?你怎么也被抓过来了?”石切丸朝那个角落挤过去,坐到少年的身边。乱摇了摇头,似乎还惊魂未定。“我不知道……可能是我的着装……让他们觉得奇怪了吧。呐,石切丸先生,他们为什么现在突然要抓我呢?我也不是第一天穿成这样的。啊,那您又是为什么被抓过来了呢……”

石切丸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他甚至不确定这些被抓过来的人会被怎么对待,明天乃至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无从知晓。于是他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了。

一直到晚上,唯一的动静就是他们被允许去了四次洗手间,给了点干粮和生水,之后那紧锁的门就没有开过了。闷热的空气令人犯困。于是很快的,在那弥漫着压抑与惊慌气氛的囚室里,人们陷入了或深或浅的睡眠。

“夏天的宴会可真是热闹啊。”“哈哈哈哈,邻居们聚在一起当然开心了……”只言片语灌入耳中。

隐隐约约的醉意、植物清新的芳香、令人微微有些冒汗的温度、偶尔映入眼帘的人们的笑脸、酒杯、满桌的佳肴,还有映了蓝灰色的苍穹之上那热烈的暮色……

“他走了……”“诶,石切丸,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既然三条家的事务都是三日月在处理,你什么时候娶个妻子回去呗?”“是啊……这里有这么多好姑娘呢。””是啊,我看隔壁的女孩子就挺好的。“”她大概还喜欢你呢!“几个邻居在旁边起哄。头突然开始疼。好疼啊。但是邻居们的唠叨却没有结束。

不要啊。

“不要……我不会……我不喜欢……”

“我不喜欢女孩子……”他捂着脑袋轻轻吐出一句话。

突然间一切都清晰了;斜对面的一个男人惊诧的表情,还有眼前一闪而过的那只黄色琉璃般的眼睛。

石切丸猛地坐起来,眼前是陷入了一片黑暗的房间,周围是人们浅浅的呼吸声与哭泣声,肩头靠着睡着了的乱。

他想起来了。那次庆贺夏天的聚会上,他喝醉了,于是吐露了辛苦藏了很多年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表露出来的秘密。那个男人就是宴会上听到他这番言论的人,他在今天早上告发了石切丸。

那时他唯一一次醉酒失控。因为就在宴会之前,那个人说他要离开了,为了执行任务必须暂时消失掉,很久都不能再出现了。

笑面青江,他石切丸,很快就要见不到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