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弦酱

我是弦酱,成长中的画画的人、写作的人、学习的人,梦境&奇谈的饲主,目标美高。
交个朋友么?
青江他太美了

[的名]回溯之忆(四)

啊啊抱歉拖拉了一点qaq感觉越来越长???周一桑全程围观……

感谢小天使纠正标题错误!

弦酱我就要去日本旅游了估计又得拖了2333

(前文)


[四]

      时间流转到一个某个夏日的夜晚,的场走到屋外看着府邸旁飞舞着的萤火虫。“那个……” “不要紧的,我只是出来看看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请您小心。府邸旁的结界为了捕捉妖怪最近解除了,您什么都不带的话恐怕容易有危险。”的场偏头想了想。“那还真是令人困扰啊。要是当家找我的话就请你到附近找我吧。不过是去看看萤火虫而已。”于是的场头也不回地孤身走向森林。的场的府邸无论在哪都是可以镇住低级妖怪的,而更高级的妖怪么,对付那些可能会脱离控制的妖怪又会有别的结界。只要结界不破,府邸周围乃至森林边缘都是安全的。

       夏夜的森林里只能听见溪水流动的风铃般的声响,看到的几乎只能是黑色的树叶,抬头是树杈间的星斗,低头是散发出些微光亮的萤火虫。虽然和府邸内是一样的寂静,但是森林里至少是开阔的。

       的场叹了口气。

       “小鬼。你怎么会在这里?”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草丛里传过来,吓的的场和名取同时回过头去。

       “妖怪么……”“这里的结界刚好漏掉了我这种等级的妖怪。除妖人的孩子,你看上去没带任何道具啊。”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响,“有意思。”的场警觉地后退两步,就看到一只墨鱼般长着漆黑触手却有形似人类的躯体的妖怪从草丛里钻了出来:“要不要吃了你呢?”“要是你做得到的话就来吧!”的场的脸上挂了轻蔑的笑容,他扬起下巴,一手握拳一手伸进口袋摸出以防万一的咒符。

       “你、你可别太得意!我会继续找你的,小鬼!”兴许是的场身上的强劲妖力散了开来,妖怪尖叫了一句之后随着轻轻的爆裂声消失了。

       “不自量力的是谁呢……”的场收起架势,眼里是难得的消遣意味。看来这家伙已经把消灭妖怪当成消遣了么,名取想着。但是他这一次好像错了。

       因为第二天,第三天,连着好几天的场都在晚上出去假借看萤火虫的由头去找妖怪,有时是说话,有时是追着妖怪假装要封印它却放水让妖怪喊着“别太得意”然后逃走。这几天的记忆绝对是最让名取吃惊的;他没有想到的场静司竟然有把妖怪当作玩伴的时候,尽管手段似乎比夏目狠绝不少但是他是真心实意想和妖怪说话,想向妖怪倾诉的。“到头来只有你会听我说话啊。没有任何人愿意甚至敢于倾听我的诉说。嘛,的场静司,大概不是一个拥有诉说权利的人吧。”那时他这么说过。这话名取听着可是分外熟悉。

       直到有一天,的场带了一个小瓶子过去。但是那一天妖怪却没有来了。第二天没有,第三天没有;秋天没有,冬天没有。直到的场再也不需要诉说的时候它也没有出现。

       但是名取可以感觉到,静司的生活若是像夏夜漆黑的森林一般,那和这只妖怪的相处就像散着微光的萤火虫一样为沉重的空间添了一丝生气。何等孤独啊,静司。何等孤独。

       正当名取好奇下一段场景会是什么的时候,新的场景浮现出来了。啊。是他和的场初次见面的除妖人聚会。他看到年少的自己被奇怪的家伙缠上,不远处的静司看到这幅情景,便悠然自得又霸气地走过来救场。“住手。他是我的同伴。”“真是失礼了。”对方说着便有些不安地退下。到底是长大了太多,现在的的场已经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别人的敬意了。接着名取的目光转到自己的身上——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自己看着自己这种事……熟悉的浅色头发,熟悉的红色眼睛,熟悉的脸,但是怎么看怎么奇怪。

       “身为学生,你来这里干什么?”回过神,他看到自己这么问的场,画外音就是“你不就是个学生嘛”。长大之后又看过的场的大家族的名取现在恨不得扭过头去不看这段场景。说来也怪,这段平常的经历为什么会被展示出来呢?看到现在出现的都是对的场的生活产生影响的跨越极大的记忆片段吧。因为是第三人称视角的关系,他看到走在自己前面的的场脸上并没有任何波动,只是挂着他标志性的看不出是真的高兴到灿烂还是从容到只需要摆出这样的表情的微笑。“彼此彼此。倒是你是来做什么的?”他微微侧过头,扭头的角度虽小,看着自己的眼神倒是温柔又全神贯注,看的旁观的名取心里一动。绝对是被他洗脑了。那个时候他还没发现,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好看啊!“我是高一的学生。你呢?”“我高二。我叫名取,名取周一。”自己摆着张臭脸答道,“我想了解一些妖怪的事所以就来了。你呢?”“诶,名取么……”的场轻轻念着,名取知道他在想自己听过的名取家族。“叫我静司就好了,周一同学。”

        静司。周一同学。

        随着名取的思绪,画面模糊了一下后也破碎了,只是隐隐约约折射出的场坐在窗台上看着少年名取离去时的样子,那溢满眼角眉梢的迷人笑意。

        的场是听着那么多家族没落的故事长大的,名取家的没落他不可能没有耳闻,而在除妖人的世界,家族与姓氏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他本可以叫他的全名,名取周一。可他偏偏亲近地叫了周一。他本可以告诉他他自己的全名,那引人注目的“的场”之姓,即使名取他并不一定熟悉。那时候的静司,是真的想要与他为友的吧?是温柔地想要与他成为无关家族无关身份的朋友的吧?

       “静司……”搞了半天,原来这个时候的静司还是相当温柔相当可爱的啊。若是他们对于妖怪的见解也可以相似就好了,那是他们间最大的分歧吧。对了,既然可以看到他的记忆感受到一切,不如看看他为什么变成这样好了,明明之前有和妖怪那样相处……

       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呢?什么样的经历可以把一个人最后的温柔击垮……

       仿佛为了回答他的问题一样,整个场景在掠过的场先任家主之死、静司以的场新一代当家的身份出现之后停了下来。

       那是夏天的暮时,天气晴朗却压抑无比。的场吩咐几个式神去巡逻之后又一次走进了那片森林。名取意识到那就是那只妖怪出现过的森林。这小子,竟然也会怀旧么……他看到静司站在森林边缘,望着潺潺的溪水,眉眼间是陌生的忧伤表情。眉毛微皱,一双红色的眼眸盛了比秋日红叶更美的柔和却隐忍的孤独和忧郁。这个表情,何等脆弱,何等陌生……就算是在名取面前这样的表情也从未出现过啊。

       这样的静司很美。不是名取想要看到他不开心,但是这一刻,的场与他分享着内心的痛苦,那是冷面之人流露出的人情味之美。

      名取也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那个一个人就可以卸下防御,那个还需要卸下防御的的场静司。

       “是谁?”他猛然回过头,脸上是一丝惊异。的场家府邸附近的结界应该是十分强大的,为什么……还会有妖怪?而且还是非常强大的妖怪!

       “是我,小鬼。没想到你竟然可以成为家主。”熟悉的声音传来。大地在震颤,周围的气压低到了极致。的场的嘴角是一抹狂妄的微笑。“是啊。你倒是对的场家很熟悉嘛。那要不要成为我的式神呢?”

        兴许是曾经和这个妖怪有过交集,的场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等待着妖怪现身。他大概是在好奇它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妖力吧。

        动手啊,静司!

        轰的一声无数黑色的鱼一般的黑影从森林中窜出,遮天蔽日,而此时一个身高大概有人类三倍的黑色妖怪出现在的场面前。的场家的式神已经进了森林撕扯着涌向的场的鱼型妖怪,而静司当场愣在那里看着那妖怪,惊愕的表情凝固在脸上。黑色身躯冒着黑气,妖怪的脸上只有一张巨大的嘴,墨鱼般的触角从全身各处冒出来,还有一对勉强可以称为是手的东西。

       “眼睛……我一定要吃掉你的右眼……的场家的家主,不可原谅。”恐怖的低吼声回荡着。的场压下眉头,摸出符咒,脸上的慌乱却出卖了他。

       “小鬼,你该不会是觉得我们是朋友就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吧?”

        的场的手一僵。

       “我就是为了今天才来亲近你的呀。终于等到了,终于有机会打败的场家的当家了……人类是何等的愚蠢,何等的单纯啊!”妖怪大吼一声扑向的场。的场将符咒贴在妖怪身上,却几乎没有阻碍它的行动。不过,对于的场静司来说,一秒钟就足够了。他转身向府邸跑去,看着府邸里的人带着工具赶来。“那个妖怪等级相当高。小心点!”的场一边说着一边赶向府邸侧面。那天他的弓箭并没有放在府邸里面而是在仓库里,从侧面过去是最快的,但同时因为是在室外也最不安全。但是,此时,速度是最重要的吧。

       到仓库的一路都没有任何动静。看来他们缠住妖怪了,的场想着。然而就在他要摸到仓库的大门的时候,从天而降的黑色封堵了他的视线。时间仿佛静止了;静司抬起头,眼前却只有黑色的恐怖存在。巨大的身型,大张着的嘴巴,尖利的牙齿……

       “抓到你了。”

       “静司!!!!”名取大喊出声,想要介入却无法介入——

        妖怪黏糊糊的触角抹过静司的右脸,顿时那半张脸像是被灼烧一般冒起烟来。静司闷哼一声,挣扎着想至少打那妖怪一拳却被控制住了手脚。没有任何人经过,不可能被救助……“你的右眼我收下了!”说着那妖怪用长着爪子般的长指甲的手狠狠地一把往他的右眼抓去。

       “啊!!”静司痛苦地喊出声来,身体再没有力气支撑而倒了下去;垂下来的头发遮住半张脸看不清眼睛的情况,但是眼睛周围已经是鲜血淋漓。“放开我……”静司的声音有了些哽咽,他握紧了拳头,脸上残留的汁液如同毒素一般渗进身体让他没有一点力气。

       他的脑海里是和妖怪相处的那一个个夏夜。但是一切的一切都开始消散了,就像他的皮肤一样被腐蚀被灼烧。

       妖怪的亲近只不过是方便以后攻击他的计谋。妖怪没有想与他做朋友。是啊,怎么可能呢;从小就被教育可疑的妖怪应该立即斩除,他怎么可以和妖怪产生感情?妖怪是会伤害人类的存在;对于妖怪,真的只需要利用就好了……

       说到底,就算是妖怪也不会真的去倾听他吧。

       “哦?抓偏了啊。眼球没能取出来呢……那就再来一次吧。”妖怪看了看自己的手。“怎么可能让你如意!”的场大喝一声,用力扭过身,趁着妖怪看手的空档打开了仓库的大门。但是……弓箭不在门口啊!不,那也不要紧。名取看到的场随手拿了一把缠着咒符的短刀,径直刺向妖怪。

        “我是的场家的当家,怎么能败给你这种威胁到的场家的妖怪!”

        “没有人把你当朋友,我也不是当时的那个小鬼……”

        “我是的场家的除妖人!”

         兴许是疼痛与自己的鲜血刺激到了的场,那时他喊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一刀又一刀,一刀又一刀,血流满面的静司直接以短刀让那妖怪痛苦地灰飞烟灭。

        名取呆呆地看着,因为静司经历的恐惧和痛苦而颤抖。这样子的背叛,曾经以为是生命中的光亮的妖怪竟然亲手如此残忍地伤害他;这样子的痛苦,皮肤被灼烧,皮肉被挖去……

        名取只记得的场被发现的时候,面对所有人的恐慌和失措,他的眼里都只有疲惫和冷淡而再没有半分伤感或湿润。过去的一切都随着目光里的情感被锁进心脏的最深处。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