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弦酱

我是弦酱,成长中的画画的人、写作的人、学习的人,梦境&奇谈的饲主,目标美高。
交个朋友么?
青江他太美了

GOR叔:

[授权汉化]

大太刀今剣的心脏攫夺!!

帅到窒息走路带风的三条组大佬们

苏到腿软

幼体三条是犯罪者的乐园

你说哪有这么帅的宅男这根本是欺诈

(是说うき画老毛画多了p9三明的发际线也… 

うき太太twi走https://twitter.com/arima_uki

-刀剑乱舞相关梦境-

其实现在想想付丧神会不会其实真的存在呢?无法在日常帮助主上,至少会穿梭到梦境去守护……啊……

1.大概是两年前的漫展之前。那时候连三日月宗近这个名字都背不下来,对一切都不了解。
只是空间刀男洗脑罢了也没有珍惜这个梦。
梦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有很多张床…一个一个人洗完澡之类的就躺在床上吃零食玩手机看电视还有人抽烟。我就不知所措地坐在那边,看了一会儿后觉得饿了就去找厨房,看到了一个那种日式拉面店厨房(就是有帘子垂下来的那种)一样的地方就掀开帘子进去了。
结果发现比起厨房那里冒着蒸汽更像是浴室啊喂……三日月、小狐丸、还有大概是鹤丸以及其他那时候完全认不出来的刀剑男士在里面…穿的超级露啊////然后就笑着看我…当场呆住。
后来出去后乱逛迷路发现他们其实一直守着。在一个巨大的蓝色灰色主调的空旷室内场地、周围是透明玻璃,里面放了哆啦A梦的空地那样的管子,我坐在上面,爷爷就十分仙气地飞过来,大家一起坐着聊天……很安心呢。

2.是在319参加分享会之后梦到自己参加另一个分享活动。非常不安。很大的场地、很多椅子、指导的老师也在。词穷不安的时候看到一把刀摆在桌子上…潜意识里设定是狮子王,拿起它之后就什么事都没了。
但是不知为何狮子王拿起来竟然是短刀的手感。希望不是因为折断…小狮子绝对不能出事啊。

3.前一阵子去京都赏樱,没有看到夜樱非常遗憾。之后梦到了和母亲去看夜樱,暮色里蓝灰色的天空,火烧云一样热烈的是樱花的赤色…十分独特的花呢。之后走着走着迷路了怎么也找不到大部队…在一个水池旁边不敢走了…我就说我们过去等一等,他们一定会来找我们的。于是看到了浦岛和大部队…堀川小天使走过来温柔的说“回去吧。”……本来还很担心的,被大家找到并带回去之后就放下心来了。

4.昨天兼桑特化成功!梦里…兼桑设定为警察…先是我乘列车什么的…然后好像是在我们家办类似失物招领的事情…不过丢的是猫,我们给两只猫拍照、后面说是“丢的不是它们”就不拍了改拍另一只受了伤的猫…说是走丢了。现在想想这是个bug啊都在家里了还办什么呢。然后兼桑就跑到房间里去…我在客厅那边第一次大声喊他的名字…当时真的感觉很激动很幸福,第一次是在以呼唤身边人的方式呼唤一个永远不可能在现实存在的人;也尝试了“kane桑”“和泉守先生”之类的叫法…他也都会回应。心脏真的是扑通扑通的跳呢。然后后面有些不耐烦地跑出来了…怎么说呢,梦里的兼桑太还原了,声音语气表现都太真实啦…语言不同的bug就不去在意了x然后要去公安局有点担心,他也说“我就是那里的人带你去就好了,交给我吧”。然后竟然去了自己的学校…曾经的琴房那里是公安局……谜。
进去后一番交涉后加入了盘腿坐在地上进行谜之仪式还是啥的…队伍,兼桑在我旁边。听一个老者说话,感觉气氛很可怕…老者靠近我的时候我也会害怕…然后兼桑在我身后说“有我在,不用怕…我都会解决的”之类的…
后面就不太记得了。

因为一个梦又厨上kane桑。

感动。谢谢你们的守护。

记·梦

诶?你问我梦和现实的区别是什么?
现实里无论呼唤多少次“兼桑”点多少次屏幕兼桑也是不会与你对话的。
但是在梦里,随心所欲无论是喊着“兼先生”、 “兼桑”、“kane桑”甚至任性地喊道“和泉守先生”都会得到回应。他会摸摸头发,看着有些不耐烦却每次都会从屋子里走出来,每次都会应答,在遇到情况的时候也会说“没事,有我在呢,交给我吧!”

刀剑男士们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梦境中的守护者呢。

【然而我是这片土地的囚犯】【石青】1.狩猎

*灵感来源于之前看到的一条触目惊心的微信推送。世界观设定为一个对同性之间的爱情不欢迎的架空地点……为了保险就不用真实世界的地名了

*大概是一些意识流的短片段,希望不会太乱吧;这个设定下的故事不是全部石青相关,之后的故事无关的话也不会占tag

*渣文笔,大概会有bug,原谅我吧quq

*里面的很多设定是和无盐讨论得出的,不过也有很多改装的地方,在此感谢阿盐!!


那一天对于石切丸来说是混乱的。

往常住着勉强还算安逸的地方突然沦为了地狱般的存在。

那个早上三条家的兄弟们是被屋外的喊叫声吵醒的。”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吵啊。“实在受不了这噪声,今剑打着哈欠出了卧室,看到兄弟们已经在客厅坐着了。”看来不是太平的一天呢。“小狐丸皱起了眉。石切丸看着大家睡意朦胧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说道:“要不我出去看一下吧。”“可是……”三日月刚要反驳,石切丸就笑道:“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换了衣服的只有我一个,我就去看看外面要不要紧。”“外面乱,要当心一点。”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就是一切的开端。

出了门,关上,石切丸看到几个民 兵样子的大汉拖着几个看起来已经走不了路了的男人正在往外走。就在石切丸的身躯完整地暴露在外界空气中的十秒后,那个男人抬起头看着他喊了句:“就是他!他出来了!他也是!我告诉你们了,放了我吧……”

大汉没有放了那个男人,但是一瞬间,十余人的目光聚焦在了石切丸身上。完了。他被盯上了。虽然脑中空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带了家伙的凶神恶煞的男人们一拥而上,石切丸最后的行动是拧一下门把手确认家门是否紧锁然后头也不回地向远离家门的草坪跑去。

但是他没跑掉。

“你们凭什么这样抓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可以向政府反映……放开我!”草地上的露珠碎裂在嘴唇上,石切丸被扭过双手压制在草地上不断挣扎着。“我们还不愿意碰你呢,肮脏的罪人。这就是政府的命令,你们三条家难道还敢和上头对着干?”“这个地方不应该有你们这样的异类!”

突然间石切丸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抓,为什么外面到处在抓人了。

他们想要迫害与他们“不同”的人。

”要是你现在承认并且举报其他罪人的话,也许可以放你一马。“”仅凭别人的一面之词你们就会去抓人吗?“”宁愿多抓也不能漏。“男人的脸上是一抹不耐烦。

何等残忍,何等落后。这和中世纪有什么分别……

石切丸最终没有吐露一个字。当三条家的兄弟们觉得不对劲冲出门外查看时,晨间抓捕已经基本结束,石切丸也被押上了车。

比起身上受的伤,更让他觉得痛的是对心的贯穿。邻居慌不择路的举报、不知会去向哪里的恐惧和对“他的爱情永远不会被认可“的再认识……每一样都很正常,却每一样都刺痛人心。他石切丸凭着小心而圆滑妥当的处事方式和强大的自制力和坦然平和的内心一直在这片土地过着安宁而不受打扰的生活。

原本他是可以不这样小心翼翼,在三条家族的羽翼之下过着自由而无忧无虑的日子的。

甚至在他发现自己对男性的喜欢之后也藏得好好的,即使知道这是禁忌,他的掩盖与伪装也足以让他忘却隐藏自己的辛劳,甚至是,这个地方对同性间感情的抵触。

直到这一天。政府开始对他们出手的这一天。社区沦为地狱的这一天。长久以来模糊不清的态度与恶意被揭露的这一天。石切丸也想象不到竟然有一天政府会进行扫荡……看着手腕上绑着的麻绳,他想着现在姑且只能保持沉默,观望局势,等待机会了吧。

但是,到底是什么时候露出了马脚呢?石切丸自己也不知道。大概之后会想到的吧。不过既然连自己都不知道,说不定只是邻居的胡乱猜测呢?如果仅仅是嫌疑的话说不定有逃脱的可能。毕竟他这么担心只是因为邻居”正好猜中“了啊。对,就是这样。一定是猜测。

希望家里的兄弟们不要卷入风波。

满载了”罪人“的车开了很久才停下,这让石切丸感到有些不安。开了这么久,肯定到郊区了吧。如果不是在城市里的话……事情就麻烦很多了。


小小的房间里关了三十来个人。房门紧锁,外面是巡逻着的民兵。

“石切丸先生。”突然角落里传来一个声音,呼唤着石切丸。他回过头一看,躲在几个人背后的是一位留着金色长发的少年,海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秀气的五官、带着荷叶边的袖口和女款的服饰让他乍一看像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要不是石切丸知道这是粟田口家藤四郎兄弟中的乱藤四郎,他可能会被“挤满了男人的房间里竟然混入了一个女孩子”这样的事情吓一跳。

等等……这孩子还这么小,为什么会被抓过来?若是取向的缘故的话,这个年龄暴露的可能性太小了,孩子估计连什么是喜欢都还搞不明白吧。他们家的大哥一期一振对自家弟弟的保护应该也是很周全的。况且乱他……

“乱?你怎么也被抓过来了?”石切丸朝那个角落挤过去,坐到少年的身边。乱摇了摇头,似乎还惊魂未定。“我不知道……可能是我的着装……让他们觉得奇怪了吧。呐,石切丸先生,他们为什么现在突然要抓我呢?我也不是第一天穿成这样的。啊,那您又是为什么被抓过来了呢……”

石切丸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他甚至不确定这些被抓过来的人会被怎么对待,明天乃至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无从知晓。于是他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了。

一直到晚上,唯一的动静就是他们被允许去了四次洗手间,给了点干粮和生水,之后那紧锁的门就没有开过了。闷热的空气令人犯困。于是很快的,在那弥漫着压抑与惊慌气氛的囚室里,人们陷入了或深或浅的睡眠。

“夏天的宴会可真是热闹啊。”“哈哈哈哈,邻居们聚在一起当然开心了……”只言片语灌入耳中。

隐隐约约的醉意、植物清新的芳香、令人微微有些冒汗的温度、偶尔映入眼帘的人们的笑脸、酒杯、满桌的佳肴,还有映了蓝灰色的苍穹之上那热烈的暮色……

“他走了……”“诶,石切丸,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既然三条家的事务都是三日月在处理,你什么时候娶个妻子回去呗?”“是啊……这里有这么多好姑娘呢。””是啊,我看隔壁的女孩子就挺好的。“”她大概还喜欢你呢!“几个邻居在旁边起哄。头突然开始疼。好疼啊。但是邻居们的唠叨却没有结束。

不要啊。

“不要……我不会……我不喜欢……”

“我不喜欢女孩子……”他捂着脑袋轻轻吐出一句话。

突然间一切都清晰了;斜对面的一个男人惊诧的表情,还有眼前一闪而过的那只黄色琉璃般的眼睛。

石切丸猛地坐起来,眼前是陷入了一片黑暗的房间,周围是人们浅浅的呼吸声与哭泣声,肩头靠着睡着了的乱。

他想起来了。那次庆贺夏天的聚会上,他喝醉了,于是吐露了辛苦藏了很多年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表露出来的秘密。那个男人就是宴会上听到他这番言论的人,他在今天早上告发了石切丸。

那时他唯一一次醉酒失控。因为就在宴会之前,那个人说他要离开了,为了执行任务必须暂时消失掉,很久都不能再出现了。

笑面青江,他石切丸,很快就要见不到了。

4月24日

今天的本丸很和平。

手入室还是不够用。昨天遇到城管然后五虎退、小夜都受了很重的伤。

药研和宗三快急疯了。两家的大哥都没有来,所以弟弟们也……宗三在手入室门口站了好久。药研似乎因此有着谜一样的自责。

我现在只想着让短刀们成长起来就不用再这样受伤了。心疼。

青江为我带了特产回来。但是今天青江和兼桑受伤了……笑面说着太操心但是不操心怎么行啊。兼桑可是我们的爱抖露一定要神采奕奕!也许是担心的关系堀川今天的索敌也出现偏差了呢。

【审神者—给未来的某一天】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本丸吧。
结束作为审神者的任务,去奔向更远大的理想。
总有一天再也不能去本丸看被自己爱着的那群刀剑男士们。
现在的我不过是一个新人。我会看着更多的一把把刀特化,为短刀的极化庆贺,
为他们的重伤担心,为他们的折断哭泣,在出阵时绷着颗心不想看到爱刀受伤。
我会见证一个个组合一个个家庭的团聚,见证每一把刀背后的故事,喜忧,羁绊。
但是总有一天,那个本丸可能再也不会有我的身影。
刀剑男士不会再出阵,新的伙伴不会再加入进来。
但是我会一直为曾经遇到过这群性格鲜明,发自真心地爱着自己的主公的刀剑男士们感到高兴。
自从成为了审神者之后,糟糕的时候只要想着“可不能让他们担心……身为他们的主公要有点审神者的样子做好榜样才行!”“至少本丸的各位还是爱着我关心着我的”,一切似乎就好了很多。
即使以后离开了本丸,自己曾经对他们的爱也不会变,被他们爱着的事实也不会变。

看到对应的历史事件和人物会回想起某把刀,看到刀刀本体还是会有悸动。

累了的时候就回本丸吧。

刀剑男士们会送上久违的祝福与关怀。

摸鱼,试笔刷……现代paro的青江小天使quq
原有的羽翼在沾上鲜血之后连带着少年的身体一起陨落了
【他明明是神剑一般的好孩子啊】

【石青】一个脑洞

之前看到一条微信推送是关于车臣把同性恋或疑似为同性恋的人抓住关起来的……突然想到如果papa和青江生活在那个背景之下,石切丸设定转变一下可能就是神职人员…那边的神职人员(虽然不太可能)如果被发现是同性恋的话下场会比一般人更惨的吧…?
如果这个背景下papa和青江的故事是被压抑的爱情的话,那么穿着外貌酷似女孩的乱酱在那里受到的迫害会发展成美满的藤四郎家庭被拆散,即被压抑的亲情的故事。
最后。车臣那里真的是太糟糕了。看过这条推送之后我对那个地方的好感度绝对跌入马里亚纳海沟底部。果然LGBT的权益在太多地方都难以被保障了…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发生那种事情历史真是在开倒车。
要是这个脑洞有一天被创作出来的话,那这个故事就绝对不仅仅是消遣的cp故事,不仅仅是一个腐向的文——是真的有这样的人在经历这样的痛苦,想相爱却相爱不了,想保护也做不到。只不过这样的痛苦降临在了我们所熟悉的人身上,我们所喜欢的人身上……
那么看到这个故事并为之心痛的人大概也会连带着关注起那些现实中痛苦的人了吧。
欢迎讨论

【石青】当琅琊榜在本丸播放

最近多亏了审神者,本丸的各位得以欣赏历史久远的电视剧《琅琊榜》。那是刀剑男士们第一次接触“电视剧”、“古装剧”。
“这个人竟然是这样战斗的啊!竟然不需要使用刀剑……”“嘛,毕竟是人类,不是必须依附刀剑的。”
“这个叫宫羽的姑娘好可爱!”乱这样说道。
“反正他们不用枪……真是历史久远呢。”陆奥守表示不屑。
唯独石切丸盯着剧中的梅长苏发呆。
“又在发呆了。石切丸,你在看什么呢?”鹤丸忍不住凑过来问到。
石切丸微微愣了愣,看了眼四周盯着电视看的大家,摇摇头。
“他拿着橘子呢。”他轻轻说道。鹤丸想了想:“这个可不怎么令人惊讶呢。”
鹤丸站起来去拿酒之后三日月到石切丸身边坐下。
“该不会是又想起他来了吧。”“没错……”“别的我也不太懂,但是只有在想到他的时候石切丸你的表情会变成这样呢。嘛,有形之物终会破坏,差不多也该放下了吧。他会回来的。”
石切丸看着梅长苏把橘子吃掉,偏过了头。
是啊。总会……回来的吧?

*花丸中有过青江拿着橘子的画面,而青江日常拿着的金球球也容易被联想到橘子上。那天石切丸看见拿着橘子的梅长苏顿时想起了那时候。
青江还没有折断的时候。

今天带着1级的石切papa跟着青江出阵,就在一图里面想着不会有危险……结果出了检非违使

这时我才看了眼十三级的鲶尾,突然慌了

后面papa在青江被攻击之后出手了w这时候看着真是甜

心疼我受伤的小天使们